虫吱

三分微笑 即可入药

[你x方思明]

[梗源自向思明微笑可加好感。]

[啊~感觉这种口头凶巴巴其实心里美开花的明明真的太可爱了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]

[我流短小,大家当泡面文看好了_(:з」∠)_]
……

一路狂奔到了熟悉的地界,收缰勒马,翻身落地,一套的行云流水,怕是比得上隔壁暗香姐姐的连招。

“思明兄~我又来看你啦!”

风风火火的女侠还未稳住身形便朝着河畔一通呼喊,头发被风吹的乱糟糟的,形象颇为不佳。

堪比噪音的唐突吵的对面那人眉头一蹙,你分明听到他压低唇角却也不禁流露出的一声

“啧……”。

啊呀,尴尬……你挠了挠头。

“这次,又来干嘛?”

不等你双手奉上攒了小半月的满袋宝石,方美人便不客气地冷冷道
“我不稀罕你那些子玩意,你自己好生留着便是,不要没事就来烦我。”

你捧住袋子的手一僵,这次,想挠头也没手了。

“我……我我我……我那个…………呃……其实吧……………”

你吞吞吐吐,似是想为自己找个不丢面子的开脱,但那又谈何容易?

一向伶俐聪慧的江湖女侠到了喜欢的人面前竟也会愚笨地说不出话,这番窘态,不知像不像话本里的傻二丫。

僵在原地吹了半天河畔冷风,努了努嘴角,最终也仍是未找出哪怕好那么一星半点的说辞。

算命的王瞎子果然有两把刷子——末吉。
解卦看不太懂,反正就是不吉,那就是不好咯?那好办得很,择日就去掀了那装瞎现世宝的摊儿,让他乱算,害的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碰了一鼻子灰。

于是只得悻悻然地收回手,仰面朝那银光灿烂的人儿咧嘴一笑,算是装傻充愣吧?

大概是的。

这笑可真是蠢透了,见牙不见眼的,可偏偏又没笑出声,只好不伦不类地归于“微笑”,也不算辱没。

可偏偏这一抹傻笑式的“微笑”入了某人的眼,他微微别开目光,傲娇似地一哼鼻

“哼,敢冲我笑的人都死了,我今天心情好,饶你一命。”

听起来,可真是天大的恩赐。
你这么想着,作势要离开,却发现那美人脸上一抹不自然的潮红。

“诶????——!!!”

这声惊叹当然只敢闷在肚里,思明兄不喜欢一惊一乍的聒噪女人,你记的可是很清楚。

“思明兄 你……你生病了?要不要去看看郎中?或者我去给你抓服药??”你惊疑不定。

那银发美人冷冷瞥了你一眼,你意识到说错了话,连忙捂住了嘴,眼睛眨巴眨巴,倒是显得无辜且纯良。

谁料他没像寻常似的脸一黑然后把你丢出去,却只是颇为正经地盯着你瞧了几眼。

“呵……”

淡淡的一声,是极力压制却也压不住的浅笑。

“已经吃过了。”

你已经策马奔出了个不远不近的距离,这句喟叹有些听不太真切。
不过无妨,你扬起唇角在春光明媚晴方好中璨然一笑。

是朝着心上人的方向。


-end.

[彩蛋]?

【方思明  好感+15】



江水以南

[你x方思明]
[没能成老方一生知己,啊,难过]
[短,但真的想写写与老方相处时的内心活动,弯弯绕绕的小心思呐……]
……

“你……你是真的傻……”

眼前人面容被衣袍遮住过半,落日余晖染成橘色的薄唇,似在苦笑着,清淡地吐出真言。

都说薄唇的人无情,可在你看来,这人分明多情的很。既不愿放下心中的犹疑与芥蒂,却又贪恋与你的过去种种,进不得,退而不能,进退维谷,多情总被无情恼。

“思明兄……你大可不必如……”“别说了。”冷淡的薄唇堵住了你还未出口的劝慰。
“半月后,请楚留香来江南河畔一聚,就请你来转达。”

他一双金眸带着考量,早就将你看透。而你又何尝不懂他心中万般思绪呢?

于是你去江水以南的河畔看望他,远远地,趁着皎而洁的月光。

那月似乎也把你的心思照个透亮,毫无保留地被岸边人看个透彻。于是你忽的怕起了看他的脸,怕看到那薄唇勾起犀利而又玩味的弧度。
你怕什么呢?你应当是不怕他的,你可是他唯一的朋友啊。

这么想着,你又稍稍抬起了头。
果不其然,金眸泛着月光,似乎有些锐利地向你扫来。只一眼,便好似万年。
也只消这一眼,你便彻底丢盔弃甲,满脑子狐疑和满腹的疑问随着看到他的惊艳一起被滚动的喉头咽下。你发誓,不是你不够弘毅,而是故人太过玲珑。

“……你来干什么?你不该来的,快回去。”

“我……我只是想来见见你……”

“……见我?呵…………见我……?”这轻笑,不足三分的疏狂与自嘲,你却觉着了与在那军营时一样的苦。

“你为何要来见我?”

是啊,你为何要来见他?

故人在江水以南的河畔这样问,你如何答?不答…………吗?
于是你直视那月光与他,他无言,你亦无话。

“唉…………”

一声轻叹,那月光作势要转身。

不,不行。你不想失去那月光,你贪恋那月光皎洁的银白与金澄的温柔,那是你的归宿,比广寒仙还要醉人三分。

于是你扯住了他袍子的一角,因而他转身,侧首,表情却没有你意料中的那般嫌恶与不耐。
有的却是和你一样的,从眉眼中逸出来的叹息。

“唉…………”

“我该拿你,怎么办?”

他似乎是在自问,你却觉得这也是你所想问。你还想问他很多,诸如最紧要的
“思明兄,你把我当什么?”

是朋友吧……是吧?你心里暗想,觉得这是个无比好的回答,却又隐隐希望些别的什么,最好是如同这月色一般美。

月华流转,鸟啼,船坞的灯还在亮。

方思明、思明兄、你的月亮,那醉人的广寒仙。

此时此刻,你们站在江水以南的河畔,相顾无言。

end.

交♂友|・ω・`)
这里米服锦瑟华年,想找老铁一起玩(((*°▽°*)八(*°▽°*)))♪欢迎大哥们一起膜蛤🐸
有意者加QQ:1551983167 或者私信(๑Ő௰Ő๑)